万达娱乐

中文 | English

王改娣:茶之无味胜有味 ——读《红楼梦》中的“评茶”

发布日期: 2013-12-23   作者:   浏览次数 263

黛钗是《红楼梦》中最出色的两名女子,都能言善辩,才能不相伯仲。但细究之下,读者会发现黛钗言语风格全然不同。黛玉伶牙俐齿,话语有时过于尖刻,其实最无机心。宝钗言辞世故,最是圆滑周密,会见风使舵。

25回宝玉烫了脸,凤姐、宝钗、李纨和黛玉齐集怡红院探望。凤姐提及前几天曾打发丫头给大家分别送去茶叶,问味道怎样。宝玉抢先评论:“论理可倒罢了,只是我说不大甚好,也不知别人尝着怎么样。”宝玉身份最尊贵,是贾母第一宠爱的孙子,连凤姐也要巴结的人。他直抒胸臆,不怕也不介意得罪凤姐。但宝玉是“怡红公子”,最会照顾别人,尤其是女子的情绪,他的批评自然比较委婉,有回旋余地。首先肯定茶叶还不错,其次才是负面评语,但最后表明是一家之言,不武断,只是不合个人口味。

有了宝玉的批评在先,宝钗才说自己的看法:“味倒轻,只是颜色不大好些。”宝钗言语技巧的高明由此可见一斑。一句话,两种表达,一是以扬代贬,一是寓重于轻,却是一个意思。“味倒轻”看似赞扬茶叶味道好、轻淡,实则批评此茶没茶味儿!“只是颜色不大好些”则把茶叶色泽的不喜人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。此茶叶,没茶味儿,颜色又不好看!从小长在皇商家庭的宝钗自然品茶无数,对茶叶的优劣一尝即知。在大观园的女儿中,宝钗知识最渊博。宝琴虽走过很多地方,所得所知差宝钗远矣!此时,宝钗的评茶言辞既表明了自己的意见,又迎合了宝玉,可谓一举两得。凤姐是“水晶心肝玻璃人”,顺着宝玉宝钗的话:“那是暹罗进贡来的。我尝着也没什么趣儿,还不如我每日吃的呢。”

黛玉则不然。她最率真,不爱逢迎,有什么说什么。不像宝钗,要跟着宝玉的调子走,黛玉只愿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:“我吃着好,不知你们的脾胃是怎样?”一句话,黛玉锋芒毕露。她不仅不同意三人看法,还夹带嘲讽。

宝玉是黛玉知己,表面上表兄妹二人常拌嘴,但他们的感情最为赤诚,两人之间用不着虚应故事。宝钗么,黛玉更没必要迎合。宝钗背后的薛家虽然家大业大势大,这一切却与一向清高自许的黛玉无关。宝钗的才能和对宝玉的热心才让黛玉最感不快。有了与宝钗意见相左的时机,黛玉岂肯放过。后半句“不知你们的脾胃是怎样?”看似在问,实为嘲讽:不知你们长的怎样脾胃!你们喝这种茶,大约类同牛嚼牡丹!茶叶是好的,只是你们的脾胃,即品味不怎么样!

好个黛玉,说话真不饶人。宝玉早对黛玉的嘲讽习以为常,此时只留意黛玉说爱吃这茶,马上要把自己那份也送与她吃。凤姐也要多送一些给黛玉,笑道:“你要爱吃,我那里还有呢。”凤姐的笑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欣赏。她喜欢黛玉的烂漫天真,更欣赏黛玉口齿伶俐、言语有味儿,这也是凤姐本人最擅长的。这种同道中人的感情马上就得到了印证。此时,“赵姨娘和周姨娘两个人进来瞧宝玉。李宫裁,宝钗宝玉等都让他两个坐。独凤姐只和林黛玉说笑,正眼也不看他们。”凤姐最讲排场,身份等级观念最强,而姨娘在贾家半主半奴,地位低贱。再加上赵姨娘品格下流,更素为凤姐不齿。黛玉对赵姨娘的品性当然更清楚。在她眼中,赵姨娘是在舅舅耳边造谣、学舌讨好儿的“别人”,每每弄得“大家不干净惹气”。对这种人,“质本洁来还洁去”的黛玉怎肯敷衍!因此只有作为主人的宝玉和顾全人情世故的李纨宝钗应酬两位姨娘,凤姐和黛玉却仍顾自说笑谈茶。

对黛玉的评茶话语,聪明的宝钗岂不明白其中暗含的讽刺,但她沉得住气。她当时的心情,大概是啼笑皆非。一面对黛玉的挑衅不以为然,一面又暗笑黛玉的攻击过于急道外露。此时也不到恼羞成怒的程度,大可一笑了之。此处不写宝钗对黛玉嘲讽的反应,却宕开一笔,插入赵周姨娘来访,宝钗没事儿人一样应酬来人。看似没写,其实宝钗对黛玉言语的回应已全出矣!